皮几万被封杀后续,脑残粉为什么那么的可怕

上周我们用了一篇繁体中文的文章简要叙述了皮几万的一些黑历史与脑残粉的恐怖,的确脑残粉的恐怖程度堪比已经智障低能的那些台独分子,炸三峡大坝这种话也能说出来真的是愚昧加无知,为了黑而黑这不就是标准的黑粉吗。

今天我们改回简体中文不说台独了,今天我们探讨的是脑残粉是怎么一步步把皮几万带向封杀的。首先我们探讨的是这些粉丝爱皮几万吗,答案是否定的不爱。如果你爱他的话你是不可能让你偶像受到这么大的被否定。大家都知道一句话粉丝行为偶像买单,一个粉丝做了什么最后承受攻击承担责任的不是你而一定是自己的爱豆。你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或者说败坏偶像形象的事情别人看到一定会说这个偶像一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看他的粉丝就知道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人招什么样粉,就会把对粉丝的意见转移到他偶像的身上,这也是为什么某些明星因为激进狂热的粉丝会招黑而有的粉丝老实本分他的偶像就很少被黑的原因了。

脑残粉之所以作出此般行为,并不是因为太痴迷偶像,而是太过于自恋。借由疯狂举动,粉丝想维护的不是偶像,而是构建出的想象自我,即一个借由偶像塑造的自我。你之所以喜欢这个人而不是另一个明星,无非是因为你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了一个特质,这个特质是你所欣赏与渴望的。对明星进行筛选的过程,就是自我身份认同的一个过程。在这种互动中,你努力地构建一份身份认同。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些台独们的天然独思想与台湾本土意识会那么强烈,因为这是一种身份的认同归属,说白了就是四个字——意识形态。身份认同是对主体自身的一种描述,包含文化认同感、国家认同感等多个层面,个人形象是其中一个方面。尤其在压力剧增、生活动荡的当代,关于自我的识别也就更加迫切。而“认同”是身份生产的关键机制,“认同”通过对象投射到自我。也就是说,我们不断通过欣赏、讨厌他人身上的某个特质,来勾勒自我的形象。你特别喜欢一个人,无疑代表你们之间的“认同”较多,即你和他身上的相似之处或他身上被你渴望拥有的东西较多。层出不穷的偶像无疑拯救了我们迫切识别自我、构建身份的心。我们可以在偶像身上寻找某个特质,认同它,然后通过进一步的实践完成身份构建,并获得群体归属。

但在不断深入的互动中,粉丝塑造的其实是一个新身份。这个身份既不属于自己也不是偶像本人而是二者共享的一个明星身份。粉丝在对这个身份倾尽全力的过程中,偶像本人已被边缘化了。明星的人设也要基于粉丝喜好精准推广,在这种造星模式下粉丝与偶像的关系更加紧密,粉丝也拥有更多机会纳入自我,与明星共享身份。但粉丝并不一定意识得到,自己为之倾尽全力的身份都是虚拟的。他们享受共享身份的愉悦,投入度高的粉丝甚至自恋、膨胀。而皮几万的粉丝之所以举动疯狂,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如此幼稚,而是他们太过看重自己的价值了。于是一旦偶像形象受损,就宛如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一样,令其为之愤怒、疯狂。台独分子也是这样,比如说“太阳花”当自己自主选择课纲的权利被侵犯的时候这些人自然就暴走了,冲击“立法院”这种事也就不足为奇了。原因就是刚才说的一旦利益受侵犯、偶像形象受辱等于自己尊严受到侮辱和践踏自然会变的疯狂暴走。

也正是由于粉丝与偶像的高度紧密,外界才会将粉丝形象视作偶像形象的一部分。我开头讲过什么样的偶像吸引什么样的粉丝,皮几万粉丝在发表幼稚恶意言论的时候,损害的其实就是偶像本身。当然,如果此时偶像能给予正确引导,粉丝的膨胀心理会得到削弱。比如说,偶像出来替这些不懂事的粉丝公开道歉,这会增加路人对该偶像的好感,你看你的偶像为了你们受尽羞辱与惩罚,粉丝难道不觉得自惭形秽吗、不觉得惭愧吗、愧对自己的偶像吗,脑残粉自然无话可说了。可是,许多偶像在享受追捧的时候,并不能意识到追捧的真相是什么。他们沉浸其中,在自我膨胀的同时助长了粉丝的膨胀。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明星感觉像暴发户,没人气的时候各种跪求粉丝,一旦红了就开始忘本了,忘记这些曾经为他付出一切的粉丝了,由爱生恨粉转黑慢慢的也就出现了。

粉丝曾嘲笑某光头网红大叔,皮几万也在直播中一起嘲笑,或者点赞粉丝P的火影日漫图,引日漫圈开撕。这也难怪粉丝会作出类似警告警察不要管偶像吸毒、无知地打趣中央机构的行为,护着自己的当红偶像无疑加剧了他们的膨胀,无意间加剧了粉丝嚣张的气焰。可惜他不知道,这些粉丝爱的并不是他自己,他的顺从只能在毁掉自己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这里说两种效应,一个是首次效应另一个是晕轮效应。首次效应顾名思义就是第一印象,一开始给人以低调谦逊有实力的良好印象,迅速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粉丝。这种给粉丝造成的第一印象一旦先入为主,实际上已经戴上了有色眼镜,粉丝们总会有意无意的把以后的印象包括负面的形象同第一印象相联系起来,对良好印象难以轻易改变,总觉得他是个好人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么坏与不堪,这是首次效应。晕轮效应说的是像月晕一样,会在真实的现象面前产生一个更大的假象。例如人们买东西习惯性会看商品包装,下意识认为里面的东西会像精美的包装一样好,并将这种特征不断美化加深。粉丝们被晕轮效应影响产生一种情感上的偏心,爱豆做错事粉丝们明明知道事情很严重,但是他们不相信也不能接受,总觉得自己偶像很好。这就好比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以为自己闭上眼睛就是天黑,用鸵鸟心态的方式去做事。于是就利用转移话题的方式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人海战术、撕逼传播、控评操数据这些方法用的得心应手。正如此次事件及后续发生的狗血故事,粉丝与公众无形之中形成了对立面。类似海峡两岸的对立一样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跟你不是一路人自然你就是敌人。在这种公众舆论的刺激下,更加加强了粉丝群体的认同意识和归属意识,主动凝结成整体,并具有强烈的排外性。同理,认同归属的意识形态一旦形成,他们就有了极强的抱团意识,这种抱团意识最后就会对别人产生排斥感。认为其他人要害他们失去所有的一切,所以他们就努力抱团成为一个整体并且一致的排斥瞧不起甚至鄙视外人或者是他们所认为的敌人(也就是假想敌),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当粉丝对自己群体的目标,即捍卫皮几万的权益有着一致的认同,她们的整体意识就越强,维护爱豆和粉丝群体的意识也就越强,并且对公众持有排斥心理。因此,粉丝们能做出买热搜”紫光阁地沟油“、发表不恰当言论、抱团去媒体平台下发出抗议之声这些举动,也就很好理解了。粉丝群体从躁动、激动、狂热、疲惫到平静的心理过程,她们面对逐渐严重的事态,成为一个临时性的群体,情感和言行相互感染和模仿。她们只受群体行为的支配,不受公众的影响,所以外人很难劝其恢复理性,这就是激进逆反心理。同样,台独就是有着这种逆反心理,所以才会那么逆反,你越不喜欢的事我就偏要做,意识强烈自然就会做出过激的激化矛盾的事情。当两种强烈的意识进入对抗状态时,最后的结果就是——弱肉强食,即强的吃掉弱的。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台独以及这些激进粉丝会那么疯狂了,脑残粉黑粉无非就想要刷个存在感,以此来满足内心的那点可怜的认同感归属感,其实这是一种自卑的表现。可他们并不知道这样做不仅不会做到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反而会招来更大的报复,甚至会招致杀身之祸。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排斥别人瞧不起别人甚至羞辱别人,别人只会恼羞成怒带来更大规模的报复,你再去报复回来这不就永远反目成仇了吗。可惜那些“智障们”永远不懂,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温水煮青蛙。希望这件事能让很多人引以为戒,自己不经意间的行为很可能会亲手葬送自己偶像的演艺生涯,吸取教训才能更好的追星,希望皮几万的事情能给很多粉丝敲响警钟,对别人的尊重才是对自己对偶像的尊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